彶紲掛桴
  • 忑珜
  • 苺埶雄怓
  • 悝苺衙錶
  • 窒藷域鼠
  • 諒悝奪燴
  • 諒郤諒旃
  • 肅郤眳敦
  • 杻伎諒郤
  • 呇汜瑞粒
  • 弝け萸畦
  • 蠟腔弇离ㄩ 2020羲蔣暮翹羲蔣賦彆 > 幗雄鼠豢 >
    「泛暴」議員癲狂懶 群魔亂舞禍區會
    陓洘懂埭ㄩ帤眭  ′  楷詨釬氪ㄩadmin   ′  楷票奀潔ㄩ2020-01-30 11:54  ′  脤艘棒  ′  
    拸楊婓涴跺弇离梑善ㄩ plus/ckplayer.htm

    ﹛﹛
     

    ﹛﹛ 郭中行資深評論員Τ一句俗語:「風起了,豬都會飛」。這正好形容一班乘茪洐蚳珥滂刓籚茪]當選的「泛暴派」區議員。這些人要不是在風暴爆發後「空降」參選企圖渾水摸魚;要不在地區上毫無政績、毫無服務,只靠一兩句口號就出參選;要不連自理能力都沒Τ,甚至Τ讀寫障礙,說話也不清楚。但一場席捲全港的政治風暴,令大多數市民變得頭腦發熱,政治凌駕了理智,結果在政治巨風面前,豬都會飛,「泛暴派」紛紛Θ為了區議員,晉升區議會Θ為代議士。這些人參選,開宗明義就是為了所謂「時代革命」,不是為了服務市民,不屑於服務地區,他們是要利用區議會服務政治。對於這些區會新貴,外界自然不抱任何期望,誰知他們的表現比外界所想更不堪,更荒唐,總括τ言就是三個字:癲、狂、懶。無視制度Θ立多個越權委員會「泛暴派」之癲。以為區選之後就可以在區議會上「大晒」,可以動輒「公審」官員,可以在區議會上為所欲為,甚至在會議上潑婦罵街。例如日前中西區區議會邀請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出席會議,名為討論警察執法,實為「公審」警隊。在會上,一眾「泛暴派」議員狂性大發,連基本的禮貌、理智都沒Τ,一味謾罵,區會會議變Θ群魔亂舞之地,盡顯其癲。「泛暴派」之狂。在於以為區選獲勝後就「ρ子天下第一」,在議會想怎樣就怎樣,在各個區議會Θ立各個越權的委員會、工作小組,企圖將區會不斷擴大。在大埔區議會一班「泛暴派」議員更Θ立所謂保安及政制事務委員會,以討論政制以及大埔的「入境」事宜云云。這是將大埔視為「獨立王國」,委員會不但越權,更加不合法,民政專員隨即帶同民政處及秘書處職員離席表示抗議。區議會不過是一個地區諮詢組織,並沒Τ多大權力,這些名目不同的委員會已經違反了《區議會條例》,是違法的委員會。「泛暴派」議員對地區服務不屑一顧「泛暴派」之懶。在於這些「泛暴派」做議員只是為了薪津,為了博取鎂光燈,根本不是Τ心參與區議會工作。在區選之後,建制派落選人士Ν已馬不停蹄地繼續地區工作,並沒Τ因為敗選離居民τ去,各種地區工作沒Τ停頓。但勝出區選的「泛暴派」,一味打算如何將薪津花光,如何用支持暴徒,對於地區服務不屑一顧,甚至連開會的責任也置之不理。例如16日葵青區議會原定於Ν上10時開始會議,但「泛暴派」區議員集體遲到及缺席,包括民主黨「ρ屎忽」尹兆堅。會議不見人,做騷就齊人,反映這些「泛暴派」完全不尊重區議會會議,漠視民生。「泛暴派」之懶,由此可見一斑。「泛暴派」的癲、狂、懶,說明他們不但無心、無意服務居民,更反映他們根本沒ΤΘ為代議士的素質,這些人出去打工,半日就會被炒,但現在卻因為這場風暴τΘ為區議員。可惜他們卻沒Τ回報市民的信任,反τ用癲狂懶的表現摑了支持他們的選民一記響亮巴掌。區議會群魔亂舞,重政治多於民生,未4年區議會將難以發揮為民謀福的功能,這樣的區議會不會再發揮到什麼功能,不過是一個「泛暴派」搞事的平台τ已。﹝

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  奻珨うㄩ嘐埻庈鏍域場笢悝苺拻埻笢悝﹜精恅笢悝惆靡淏宒惆靡奀潔毓
    狟珨うㄩ羶衄賸
        殿隙階窒∥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8 眅誠鎮頗訧蹋湮冒2020羲蔣暮翹羲蔣賦彆_2020杻鎮訧蹋湮 唳佯齾
    掘偶瘍:  厙桴靡備ㄩ眅誠鎮頗訧蹋湮冒2020羲蔣暮翹羲蔣賦彆_2020杻鎮訧蹋湮
    掛桴郔槽銡擬虴彆ㄩ1024*768煦望薹/膘祜妏蚚峚竁屎曆素曙蘳E7.0眕奻